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安徽安全| 福建安全

为矿工鼓与呼 为安全鼓与呼 为生命鼓与呼

——记中国煤矿尘肺病防治基金会理事长黄毅

幸福彩票 作者:记者 丁 茜 杜振杰 胥德义/文 张洁/图 2019-05-09 09:16:52

作为新闻发言人,黄毅面对记者提问,总是有问必答,客观准 确,直抒胸臆。

“我是矿工出身,我从来都为自己的这个身份而感到骄傲。”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国煤矿尘肺病防治基金会理事长黄毅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只要能为矿工做点实实在在的事,就对得起这群开采光和热的人。”

从煤矿工人到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兼新闻发言人,再到中国煤矿尘肺病防治基金会理事长,黄毅一直都在为安全、为矿工、为生命奔忙、呼吁。“这么多年来,我感到最欣慰的就是,通过我们的努力,事故死亡人数减少了10万多,这就意味着中国有10万多个家庭免受了事故灾难所带来的创伤。”

目睹事故:启蒙安全思想

“我快68岁了,现在回头想想我这一生,还是和煤矿有着不解之缘的”

1952年2月19日,黄毅出生在河北唐山的开滦矿区。在矿区生活的少年黄毅,常常会站在矿门口,看着劳作一天的矿工从井下上来: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全身上下只有牙齿是白的。对矿工的同情和对煤矿行业的感性认识,在他心里埋下了种子。“我快68岁了,现在回头想想我这一生,还是和煤矿有着不解之缘的。”

上世纪60年代末,黄毅到河北唐山滦南县孙庄插队落户。从“煤海”出来的他没有想到,在孙庄,煤成了稀罕物。知青们为了挣工分、分口粮都抢着去几十里外的煤矿矸石山捡煤砟。“当时我就想,农村这么缺煤,为了‘烧’而奔波劳作。要是想要多少煤就有多少煤,那该多好啊。”

70年代初回城后,黄毅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进入开滦矿务局林西煤矿当一名采煤工,一干就是3年多。当时全国工业战线有个口号是“学大庆,赶开滦”,为了保钢保电赶生产,谁都不敢耽误。黄毅像许多矿工一样,时常带上半袋干粮,一下井就干两天。井下的安全基础薄弱,支护能力弱,冒顶事故经常发生。在一次井下回柱作业中,黄毅目睹自己的师傅,在锤柱时被瞬间坍塌的顶板掩埋不幸遇难。“刚刚还在一起干活儿,瞬间就阴阳两隔,师傅就死在自己身旁,这个场面什么时候想起,心里都是酸楚的。”黄毅低沉地说。

那年,黄毅20岁,师傅的离去让他悲痛万分。他深深意识到:安全生产是煤矿的天字号工程,没有了生命,一切都无从谈起。这段经历对他此后从事安全生产监管事业,特别是从事安全生产新闻发言人这项工作影响至深。“从站到安全生产新闻发言人的岗位上那一天开始,我就立志要为安全鼓与呼,为矿工鼓与呼,为生命鼓与呼。”

因祸得福:改变人生道路

“没有挫折,就没有五彩缤纷的人生”

1974年的那次“全矿高产日”,大概是黄毅命运的转折点。

上夜班的黄毅因白天给区里写材料而未休息,在劳作一班临近收工看溜子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等猛然醒来时发现电机被烧坏了,他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影响了产煤进度。矿领导责令黄毅写检查,他一边深刻反省,一边在检查中分析事故原因,提出有建设性的预防措施。没想到,在检查发言后,迎来的不是指责,而是老师傅们热烈的掌声和矿领导的由衷肯定:“文笔很好,语言表达能力强。这小伙子有培养前途!”

正巧,《开滦矿工报》举办新闻培训班,黄毅被领导一致推选去学习。“可以说,这是因祸得福。”黄毅很庆幸自己的这次转型,因为他“从小就喜欢写东西”。从培训班回来,他走上了新闻宣传之路,一路从矿宣传部宣传干事做到副部长,再从开滦矿务局宣传科科长成为钱家营矿党委副书记。这些经历为他此后做好新闻发言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此期间,一次让黄毅终身难忘的痛苦经历不得不提。作为一名唐山人,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是逃也逃不过的噩梦。他遇上了那场夺走24万多条生命的“唐山大地震”。在听到“一种令人恐惧的声响”后,黄毅从梦中惊醒,跑出了屋外。“我在院子里站也站不住,大地上下摇完左右摇,我看着我家的房子瞬间平了。”

地震过后,世界仿佛死一般的寂静,过了一阵,哭喊声、救命声不绝于耳。黄毅在废墟中扒出了父亲、母亲及两个妹妹。“当时谁家里要没有一个人跑出来,那就不中了。”看到家人安好,他转身就跑到矿里投入抢险救灾和灾后重建中,并用高音喇叭到处宣传抗震知识、防疫知识和抗震救灾的感人故事。之后,他被矿里授予“抗震救灾一等功”。“在这场地震中,我看到了自然灾害的无情和生命的脆弱,也看到了人们对生命的强烈渴望。人们在埋葬亲人后,在废墟中扒出粮食,又继续生活。”

黄毅回想起这段经历,感叹磨难是人生的宝贵财富,也是他致力于减少灾难和事故给人们带来痛苦的动力,“没有挫折,就没有五彩缤纷的人生”。

1991年10月,年近不惑的黄毅被调到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政策研究室任政工处处长,直至2008年7月出任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之前,他从事政策法规工作长达17年之久,对我国的安全生产方针政策及其变化了如指掌。

亲历改革:历数重大成就

“这次重大的改革,对之后的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好转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1998年到2001年的3年,是煤炭工业和安全生产主管部门频繁变动的3年。从1998年3月撤销煤炭工业部,组建国家煤炭工业局,到2000年初国家煤炭工业局加挂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的牌子,再到2001年初组建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与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一个机构、两块牌子”。黄毅的职务也随着一次次的机构改革而变化。

这是他乐于见到的变化。“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专门从事安全监管的部门。这次重大的改革,对之后的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好转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现在回头看,也是非常正确的。”

接下来,安全生产的权威性被一步步强化。2001年,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还由国家经贸委管理,到2003年,就调整为国务院直属的国家局(副部级)。再到2005年,升格为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为国务院直属机构(正部级),同时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成为总局管理的国家局(副部级)。

“安全生产工作从体制上得到了保障,安全监管的地位明显提升,作用日益显现。”对这一切,黄毅如数家珍:从2003年开始到去年,安全生产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连续15年“双下降”。“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出现的‘拐点’,当年在国内生产总值持续增长的背景下,事故死亡指数不增反降,没有这个体制,不可能实现。”

从事政策法规工作多年,黄毅一直参与研究、主持制修订各类安全生产法律法规文件,为我国安全生产法律法规体系健全完善作出了突出贡献。2002年11月1日,《安全生产法》施行,安全生产开始纳入法制化管理轨道。“这些年,安全生产法律法规体系逐步完整了。法律层面有几部、法规层面十几部、部门规章上百部、强制性标准上千部。”

一系列体制和法制的重大变革,让安全生产形势发生了质变,黄毅通过个人的深刻认识总结出了十几年来的四个方面变化:从安全生产到安全发展、从集中整顿到依法治理、从事后处置到事前防范、从单打独斗到齐抓共管。“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安全生产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系统形成安全发展的重要思想,其内涵和外延大大超出安全生产本身。这是重大飞跃,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把安全生产放在经济社会的大局中来审视,纳入社会治理范畴来推动。”黄毅指出,2014年《安全生产法》修订的一大亮点就是把安全发展写入法律。“谁不坚持安全发展,就成了违法行为。”

高屋建瓴的视角、前所未有的力度、直抵核心的顶层设计,安全发展蓝图的绘制指明了前进方向。“不要小看‘安全生产’到‘安全发展’这两个字的变化,接下来还应该继续强化这一理念,大力实施安全发展战略。”

新闻发言:坚守时间最长

“我绝不回避问题,只要记者问了,我就正面回答”

2001年初,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国家煤监局)刚成立就设立了新闻发言人。时任政策法规司副司长的黄毅成为首任新闻发言人。这一干就是15个年头,直到2016年初黄毅才正式卸任。其间,他还被选为党的十六大代表。

多年来,他既是政策法规、新闻宣传负责人,安监总局班子成员,又兼任新闻发言人。几种身份相辅相成、实践和表达相互促进,使他成为首批国家部委新闻发言人中任职时间最长的坚守者,举办了100多场新闻发布会,到媒体做客访谈100多次,接受各类媒体采访1000多次,没有一次失误。

“黄局长记忆力很强,对细节的问题和宏观的方面都把握得非常准,把理论与实践联系得非常密切。对问题的回答既能使政府官员感觉有借鉴性,又能使老百姓听得明白,这一点我很佩服他。”黄毅曾经的属下、现幸福彩票办公厅副主任李豪文说。

烈火试真金,逆境试强者。黄毅在任新闻发言人的15年间,见证了我国新闻发布制度从初创到逐步建立的整个过程,也通过了新闻发言人酸甜苦辣的重重考验。

“2000年初,安监局刚成立的那几年,我们基本上是围着事故转,那时候大家都说安监局是救火队。”黄毅回忆,“局领导在一个事故现场调查处理完,家都没来得及回,就要到另一个事故现场。”

谩骂声、指责声源源不断,当时的媒体也将事故作为“报道盛宴”,一味追求事故的惨烈。新闻发布会上,一个个尖酸刻薄的问题抛给作为新闻发言人的黄毅。

在一次矿难中,一位矿务局主要领导在事故中遇难,矿工们沉痛悼念他,在路边搭起了灵棚,黄毅看到了不禁落泪。结果,当晚有媒体在新闻发布会上问他:如果这位领导没有遇难,他是否会被撤职?黄毅对这样有些“残忍”的问题依旧认真回答:“是的,他如果没有遇难,肯定被追责,因为他是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但是据我了解,他到了该局后,为扭转困局,几乎天天下井,和工人摸爬滚打,找原因、寻良策,所以他遇难后,工人们自发为他送行,认为失去了一个好局长。你们可以到路边看看,听听工人对他是怎么评价的……对这样一个领导,我们还能说什么?”黄毅回答完,现场鸦雀无声。

黄毅坦言,类似这样在新闻发布会情不自禁的回答在他初入新闻发言这一行时发生过多次。看到惨烈的事故现场,他难以控制情绪,曾在回答问题时落泪,也曾因事故肇事者的可憎而感到气愤。

久而久之,他逐渐吸取教训,以客观公正的回答营造有利的舆论氛围。

2011年“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后,黄毅详实回答网友的尖锐提问。他公开表示,温州动车事故绝不是天灾,而是一起特别重大的责任事故。针对网上传言重大安全事故死亡人员有35人“红线”,超出部分就被列为“失踪人员”的说法,黄毅坚决表示没有所谓的神秘“红线”,并详细介绍了事故分级的具体规定,“有些事故发生之后,在遇难人员遗体还没有全部找到的时候,一般是当做下落不明来处理,找到遗体之后,再计入死亡人数”。

公正、客观、科学的回答解开了网友的疑惑,击碎了别有用心和图谋不轨的谣言。

“我绝不回避问题,只要记者问了,我就正面回答,但要想不激化矛盾,就需要对事故和原因的深入了解和对新闻发言技巧的熟练掌握。”这些了解和技巧,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黄毅对自己高要求、严自律的结果。

他每天一睁开眼,就开始想今天会有哪些记者会找他,问什么问题。只要有空就刷网页浏览新闻,及时了解各行各业情况,向专家请教。手机24小时开机,半夜接电话回答问题是常事。“我的办公室大门永远向记者敞开。”

兜兜转转:为安全更为健康

“我一定会怀着深厚的感情来做”

让他欣慰的是,十几年来,因为事故回答记者的提问越来越少,解读安全生产法律法规越来越多;即使事故发生了,追求惨烈效果的提问越来越少,关注安全生产深层次矛盾、原因和反思、吸取教训的问题越来越多。

2014年,黄毅退休后被聘任为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他先后提交了11篇政策建议报告,有8篇得到中央和国务院领导批示。他牵头研究的重点课题《构建新时代安全生产综合治理体系》已出版。该课题研究成果还获得了当年中国职业安全健康协会科技创新奖一等奖。

2015年2月,黄毅出任中国煤矿尘肺病防治基金会理事长。“我经历了矿工的艰苦环境,也感受到尘肺病对矿工身心健康的伤害。在我的工友里面就有患尘肺病的,看到他们晚期被病痛折磨,最后‘跪卧而亡’,现在回忆起来还心酸。所以我一定会怀着深厚的感情来做。” 黄毅这样认识自己的“新工作”。

48年,兜兜转转,黄毅又回到了矿工身边。以前,他是矿工。后来他为矿工安全代言。现在,他为矿工的健康奔走呼吁。

中国煤矿尘肺病防治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杨庆生坦言:“他60多岁了,现在还到处出差,为了公益项目想尽办法募集善款。有一次我跟他去出差,早上6点多的飞机,到煤矿后就马不停蹄地下井,开座谈会,下午又赶到职防院看望尘肺病人,真是很不容易!”杨庆生说,黄毅即使不出差,也是每天早晨7点多必到办公室,处理日常事务,晚上到下班点才走。快过年了,也是上到除夕那天才放假。他提出了基金会的‘三个转变’工作思路,扩大了社会影响。去年,我们基金会农民工洗肺清尘救助项目还被民政部授予第十届‘中华慈善奖’。”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其他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内容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客服QQ:2089959755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幸福彩票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