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安徽安全| 福建安全

敬畏飞行的“王牌机长”

——记森林消防局直升机支队副支队长王兴坤

幸福彩票 作者:记者 贾振 2019-09-11 10:41:31

面对直升机支队转型发展带来的挑战,王兴坤始终迎难而上

人物简介

王兴坤,1978年生,1997年入伍,国家特级飞行员,被授予二级指挥长消防救援衔。

王兴坤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3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次被评为飞行训练标兵,1次被评为飞行技术能手。

王兴坤在2012年被原武警森林指挥部表彰为“十大绿色卫士”,2013年被武警部队表彰为“十大忠诚卫士”,2015年被表彰为“武警部队十大军事训练标兵”。

■本报记者贾振

黑龙江大庆市郊,森林消防局直升机支队外场停机坪。

“起飞!”在螺旋桨的轰鸣声中,王兴坤驾驶直8型森林灭火直升机,徐徐而起,飞向长空,展开训练。

“我把每次飞行都当作首飞,一切从零开始进行准备”

自2000年第一次在山西侯马驾驶直升机起,王兴坤就和飞行结下了缘。

王兴坤自空军长春飞行学院毕业后,在陆军航空兵飞了8年,后进入原武警森林消防指挥部直升机支队飞了8年。原武警森林消防指挥部直升机支队转制成为幸福彩票森林消防局直升机支队后,他加入其中继续飞行。截至目前,他已飞了18年。

18年间,面对各种复杂条件,王兴坤累计飞行2742小时,保持安全记录,被队友们称为森林消防救援队伍的“王牌机长”。

记者问王兴坤,这些年的安全飞行从何而来,有何经验?

“从我第一次开飞机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对飞行心怀敬畏,我把每次飞行都当作首飞,一切从零开始进行准备。”王兴坤说,开飞机带来的不是刺激,而是挑战,这是由飞行的规律所决定的。因为每次飞行时,天气、装备、任务、人员等条件都不尽相同,要求飞行员必须掌握所有飞行条件,严格执行飞行标准。

“他在飞行前,总是反复告诉我们,离地三尺、人命关天,在飞行中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的状态。”直升机支队飞行员李凯涛对王兴坤的要求耳熟能详。

王兴坤说,他敬畏飞行,还因为有过一次教训。那是在2006年执行一次任务中,他跟着一位老机长驾机向森林火场机降灭火队员。一整天,他三番五次起飞下降,顺利完成了任务,凭着对机降区域的熟悉,任务完成后未立即对当天的飞行进行坐标定位。第二天,他接到任务,前往机降地接应灭火队员返回基地。可是,这次当他按照前一天的路线飞行,因为山火已被扑灭,少了火场地标,在茫茫林海飞了几个来回也无法确认机降区域。

正在他犹豫时,一旁的老机长不动声色,指导他调整飞行方向,之后准确抵达机降区域。

“这就是老飞行员的优势,见事多,关键时刻能起到关键作用。说到底还是自己疏忽了。”王兴坤说,有了这次教训,之后他对自己在飞行中的要求更加严格、更加细致了。

为确保飞行安全,在飞行中必须保持敬畏的态度,但是在提升飞行技能上,王兴坤又是一个敢于向零挑战的飞行员。

直升机改装培训,王兴坤第一个报名参加;吊桶洒水、夜间航行、火场机降等高难科目训练,他第一个飞;森林部队“绿色卫士-11”灭火实兵演习、航空巡护和直升机灭火实战等重大任务,他第一个上;每次多机跟进飞行,他总是飞在最后,因为那是风险较高的位置……

近年来,王兴坤先后参加10余次灭火实战,积累了3000多个火场航线数据,成功打开“火场禁飞区”;探索出“四机跟进吊桶洒水”等10余种空中灭火战法,填补了空中森林灭火的空白。

直升机支队政委陈刚告诉记者,支队最早采购的直8型森林灭火直升机,是我国第一代自行设计制造的森林消防专用机型,当时飞机制造厂没有改装试飞经验,存在一定的风险和挑战。

那时,王兴坤刚刚由陆航进入支队,担任飞行大队大队长。作为技术骨干,他主动请缨,接下改装试飞这根难啃的“硬骨头”。他到飞机制造企业一待就是几个月,白天跟着专家现场查看直升机性能,晚上加班查资料消化理论知识。在正常参加座舱实习、教员带教之外,他经常趁机务人员检修直升机间隙“钻”进直升机,熟悉仪表,模拟操作。

王兴坤把每一次起飞当作战斗,严格按操作规程做好每一个动作,在边摸索边实践中,试飞完成了无液压着陆、空中发动机停车、极寒桨叶结冰等特情训练,验证最大载重吊桶、最长时间空中悬停、最低气温启动等70多项飞行数据,还发现桨叶漏气、发动机排气管裂纹等20多项安全隐患,协调厂家改进170余个技术问题。

就这样,王兴坤硬是把自己变成了改装专家,提前半年完成改装任务,掌握了4种气象条件下的飞行技能。2010年9月,作为第一个完成改装任务的飞行技术能手,他驾驶支队的第一架直升机安全转场到大庆基地。之后的4个月间,他和其他战友陆续将7架直升机顺利转场,搭建起支队飞行队伍的基本架构。他撰写的12万多字的学习笔记,已成为新飞行员改装直8新机型的教科书。

“当飞行员就要当优秀的‘王牌飞行员’。”这是王兴坤一直以来的追求。如今,他还像刚加入飞行员队伍时那样认真,钻研航理知识,解决训练难题,在训练场上苦练精飞,年年超额完成训练任务。

“飞行不仅要勇敢,更要有智慧”

在王兴坤的办公室里,有一个铁皮柜,里面放着王兴坤飞行中的两件宝贝:飞行地图和飞行标尺。这两件东西,帮助王兴坤在每次飞行中能准确飞向目的地。

王兴坤的飞行地图摞起来,有40厘米高。在厚厚的地图中,有彩色的,有黑白的,有的已经泛黄,褶出了许多道皱纹,有的上面标注了很多条铅笔线条。这些地图是他日积月累攒起来的,涉及各个飞行区域,有的地图还是上个世纪70年代印制的,都被他收存着。他的飞行标尺摸上去很光滑,是多年使用后留下的。有了地图和标尺,他很快就能找到飞赴任务区域的最佳航线,并在飞行中可以随时校正方向。

多年的飞行经历,让王兴坤对飞行更多了一份思考,“当飞行员,不仅要勇敢,更要有智慧,才能不断提高,迎接挑战,化解各种风险”。

直升机支队组建之初,作为当时武警部队的首个飞行支队,许多规章建设从零开始。同时,飞行人员来自海军航空兵、陆军航空兵等不同单位,各自的理论基础、飞行经历不相同,很多刚毕业的飞行员平均飞行时长不足60个小时,短期内形成一支战斗力强的团队成为当时迫切要完成的课题。

王兴坤就从建章立制抓起,全心研究教法、训法,主持并参与编写了《直8型森林灭火直升机飞行员驾驶手册》《森林航空消防领航规范》《吊桶吊囊飞行手册》等38部规章教材,填补了国内森林航空消防训练的空白。

空中灭火最有效的方式是吊桶洒水,然而在建队之初,大家都缺乏飞行经验。

“我先来!”王兴坤首开试飞。首次悬挂装有3吨水的吊桶升空,飞行不到半个小时,王兴坤感觉直升机突然抖了起来。

“不好,有气流!”王兴坤沉着地稳住直升机,一边命令副驾驶观察机载设备,一边让机械师协助观察吊桶摆动情况。

“摆幅5度、10度……”巨大的惯性使机身明显跟着晃动起来。

“准备抛桶!”情况危急,抛下吊桶确保飞机安全的条件完全具备。

王兴坤没有被突来的挑战和风险吓倒。他双手紧握操纵杆控制机身摆幅,拔高最大功率对抗气流……10分钟后,直升机慢慢恢复正常,冲出气流。由此得来的第一手数据,成为吊桶洒水灭火训练的宝贵教材。

灭火“尖刀”

凭借高超的飞行技艺和严谨细致的现场判断,王兴坤一次次扮演着森林航空灭火“尖刀”的角色。

2012年5月,在扑救新林区塔源林场森林大火中,王兴坤将20名灭火队员机降到距火场500米的安全区,刚升空准备返航,火场风向突变,七八米高的火头转向灭火队员,而灭火队员还未察觉这一突如其来的危险。千钧一发之际,他果断着陆实施营救,救起队员。就在飞机紧急升空50米时,火头从机降点呼啸而过,队员刚刚脱身的地方顷刻间陷入火海。

2012年6月,黑龙江大兴安岭松岭区发生森林大火,严重威胁南瓮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王兴坤奉命紧急升空,在氧气含量不足平地三分之二的“飞行禁区”,4个小时往返800余公里机降灭火队员11次,连续3次实施超低空吊桶洒水,成功拦截火头,开创了最短时间扑灭较大火灾的成功战例。

近年来,王兴坤连续4年带领12个机组赴东北重点林区遂行靠前驻防任务,多次参加灭火实战,载人巡护60余架次,机降灭火队员1800余人次,是飞行队员眼中胜任复杂条件下灭火任务的“老飞行”。

支队的飞行员们都熟悉,王兴坤在组织飞行员训练中有一项严格的要求:把所有问题解决在地面,不能带到空中去。在对飞行员的培养中,他坚持从基础科目、基本动作抓起,逐人逐机传帮带,带出一支技术过硬的航空灭火飞行员队伍。

老“战鹰”勇担新使命

7月13日,在直升机支队外场机库前,王兴坤和他的飞行员战友们,一同迎来森林消防救援队伍首支空中突击救援大队入营。

看着转制后的支队,如今正朝着国家应急救援的主力军和国家队的方向转变和迈进,王兴坤告诉记者:“能够直接参与国家航空应急事业的起步和建设,我非常荣幸。”

每逢飞行员队伍改革流转,总是飞行员面临各种选择的时刻。这个时候,往往会有社会企业和战友找到他,许以高薪邀他加入,他总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现在赶上国家航空应急事业刚起步,来之不易,正需要我们这批人,我希望参与这项事业的奠基。”王兴坤说。

从事新的事业,有时往往意味着从零开始。随着转制后职能任务的拓展,直升机支队在承担森林灭火等职能的基础上,围绕全灾种、大应急方向,亟须填补多方面的空白。

针对航空应急救援基础理论、装备器材、组训方法等亟待补课赶上,今年以来,王兴坤带队赴空军、陆航和蓝天救援队参观取经,组织飞行骨干开展空中突击力量编制、机制调研论证。

王兴坤立足多样化应急任务的实战需要,积极开展机载4G图传系统论证试验,率先驾机穿越空中雷雨区和积冰区,为复杂气象条件下遂行应急救援任务打开局面、积累经验。

王兴坤结合自身多年飞行经验,创新编写山区飞行、水域飞行、高原飞行、城市飞行等应急救援课目组训方法,开展野外吊篮救助、空中搜索营救、战地紧急救护等应急救援实战科目训练,为执行应急救援任务,随时准备着。

今年4月,王兴坤又一次驾驶直8A型森林灭火直升机,转场到支队基地。这是支队接收的第18架直升机。

在支队外场停机坪,指着直升机上喷印的“幸福彩票”字样,王兴坤告诉记者:“为了这四个字,我愿继续飞下去。”

(本文图片由韩兴华摄)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其他 今日要闻 内容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客服QQ:2089959755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幸福彩票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